家电头条:

u乐平台

新视家CEO 梁军

2019-01-17 17:48 来源: 中国u乐平台 
新视家   梁军   智能  

1

新视家创始人梁军

  梁军:讲深入不敢讲,因为对于60年的家电市场来讲的话,我其实只有6年的经验,也仅仅10%,所以说也只是有一些经验跟大家做一个分享。尤其今天在座的很多都可以称之为是我的老师,因为我在这个行业我是一个小学生,因为在这个行业到今天为止还是在这个行业属于在了解和认知的过程这样一个学生。

  实际上坦率讲,我在踏入电视行业之前,将近20年的工作时间里做PC,研发存储服务器,做5年的手机,对电视行业坦率讲,过去认知这是一个传统古老的产业,是我过去不太看得上的产业。但是2012年不管什么机缘巧合自从我踏入这个行业以来,实际上今天经过6-7年时间我对这个行业有完全不同的认知。所以像今天的主题一样,致敬电视工业,实际上我发自内心的要讲的,我其实要致敬在今天还从事电视这个行业的所有人,向他们表示崇高的敬意。为什么这么讲?大家在市场上,包括很多消费者认为,是不是做手机的这帮人更牛,更高大上,十年前做PC的这帮人更牛?但是坦率讲我做了,大概20多年这些行业都经历过来后,实际上我觉得真正牛的是今天在座的这些人。为什么这么讲?无论竞争的残酷性,还是产品研发中技术的积累,还是面对困难大家能够抱团,能够扛过这个困难,在中国改革开放这些年中我所经历的这些行业变化来看,我认为电视行业是最困难的,但是这帮人又是最坚韧,最有毅力,能够能扛住压力,而且能存活到现在。所以虽然说现在不太好,但是我认为总有一天大家会看到我们干顶端。

  过去我对行业是没有感知,干到今天是开始喜欢这个行业,这是我为什么离开乐视很多人找我干各种各样的人干其他行业,但是我还是没有离开,原因也在于此。

  回顾一下,在过去,这当然都是在乐视做的,我现在已经离开了这加公司。有两点可以跟大家分享:有一点我觉得挺对不住电视人的,实际上我们给行业带来破坏性的影响力。价格战也好,或者说用什么方式。第二个,我觉得欣慰的是给这个行业带来的创新,这个创新不仅仅是过去这家公司,也是所有行业大家认可,也是大家共同努力下,使得电视或者叫智能电视走到了今天非常好的发展阶段。这是我讲的,实际上智能电视经过过去这些时间的发展走到今天,其实它已经上了很大台阶。因为2012年进入我对每个产品大概都进行了体验,到今天来讲已经完全是新的业务,产品的设计我认为跟索尼,LG不相上下,大家已经在一个起跑线上了,到世界哪竞争都没有问题。另外,大家认识到了软件的价值,内容的价值。不仅行业的人了解了,消费者也了解了,整个的行业链条都知道了软件硬件结合的价值。第三个,我们整个知道了除了我们在硬件上获得收益以外,我们还有机会能够在硬件之外的运营上获得可能的收益。刚才王成讲的那些数据背后代表着未来潜在的商业价值。像这些东西六年前大家还没有清晰认知的时候在现在已经清楚的认知到了。

  我们也看到电视一直有很大的压力,第一个压力,就是总的规模一直没有得到快速的增长。其实看到刚才讲2019年增长,叫恢复增长,增长不到2%。但是这个数字在今天PC行业研讨的时候,在手机行业研讨的时候所看到的都一样。所以我们说所有的IT行业也好,移动通信设备,包括我们说的家电都面临着市场饱和的状态,基本上都属于换新时代。所以大家看到无论PC老大,还是手机老大,大家知道苹果股价下跌了。我想电视行业我们面临的是不得不面对的是中国市场在这个过程中渗透率已经达到一定程度,销量增长不能够得到快速的增长的情况下,我们怎么解决问题。这是第一个我们在行业所面临的问题。这个问题过去存在,现在依然存在,而且这个问题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内不会改变,所以我们必须面临这么困难情况下来找到出路。

  第二个,大家经常讲,刚才我说了消费者对于软件硬件的认知,或者对于人工智能认知到了一定程度。但是奥维刚才一位总经理讲用户需求反馈的时候大家看到最底下那条线,消费者最关心的还是内容的缺乏。人工智能,AI体验的不足等这些。换句话说是什么呢,就是我们让消费者,就是把消费者胃口终于吊起来,让他们终于开始尝试,开始关注这些东西的时候,其实我们这个行业在产品上还没有办法给消费者提供他的足够好的体验。坦率讲,因为我在做乐视电视的时候想做开机,原本我们对开始做开机最初的初衷并不是什么商业化运行。最开始的初衷是我们解决不了开机知道解决二三十秒的问题,多出来的十秒时间我们用来替代。今天大家可以看到开机成为大家盈利点的时候,一打开都是15秒、30秒的。我们知道一个消费者买了你这台电视,想知道你干什么,很多东西再回头来看,其实还是没有满足消费者的需求,而是满足了什么需求,满足企业商业化的需求。其实这块我离开了乐视做了很多反思,我认为在乐视上很多融合的功能,复杂的的推荐,所谓的人工智能自动化运行,很多东西不是以用户需求为出发点,而是满足企业商业化的需求。

  当然我觉得观众还关注两个,一个是硬件,像亚马逊音箱又出来了,但是核心还是把这些产品的价格能降下来,使它能够替代现在设计的时候可能会是一个突破,但是仅仅在这方面还是有一定的难度。我为什么这么讲?因为中国这个时代跟二三十年前不同,过去没有BAT,今天是什么状态呢?今天还是我们在研究电视行业怎么生存的时候,BAT已经杀入电视行业。BAT不仅杀入电视行业,它要进入所有行业。我换句话说,大家想这是一个做网站的一些互联网的人,有能力进入到今天这些领域呢?原因是今天的硬件消费者消费的不再是硬件本身了。大家一定要清楚这个,就是你东西做的再薄,也不能刺激更多消费者买你的东西,因为他想要的内容。为什么叫互联网入口,而不是一个摆设,就是他要获取东西。而获取东西的本身是超越了显示,超越了尺寸,超越了声音,超越了这些硬件之外的软件内容,是内容和体验。换句话说,我们今天在产品上的突破,我认为如果说在色彩,在声音,在显示技术,在外观设计上要突破的话,我认为更应该突破的是软的突破的设计。

  用户买电视核心无非是享受,他要的并不多,他要的其实是精准的东西,而我们现在提供的是复杂的操作界面。所以在软件的体验上我认为现在做的重新回到我们做电视的原点来看,做的太复杂了。是否用到我们今天谈的人工智能技术,IoT技术,来重新审视和解决现在的问题。我们经常把IoT和AI这五个字母挂在嘴上,但是再往下稍微一问,IoT到底给我们生意带来什么样的商业机会?我们说IoT是下一个商业机会的开始。其实我说电视行业IoT还没开始。你们去看看小米业务结构就知道,要说IoT连接设备数量没有一家公司能超过小米。但是资本市场对小米估值就代表了IoT,让这些得连接起来这些价值到底有多大。所以我们做生意要清楚哪些是忽悠消费者的,可以忽悠,没问题,但是哪些是我们要知道的,到底IoT来了后能给你带来什么样的生意。人工智能也一样,我们有了人工智能,其实说来说去也就是语音,最多就是一个简单的画像,再加上简单的自动化推荐。但是消费者想要的是什么?消费者想要的是怎么方便找到内容,怎么样快速操作,怎么样体验好。其实我们更多把竞争的武器变成了噱头,没有把它变成真正意义上提高和解决用户需求。为什么人工智能大家愿意配合,原因在于它是成本导向来解决用户需求,而不是真正意义上在软件和系统化上。

  所以今天电视行业真正要产品上的突破,其实最大的挑战在于我们要从硬的设计变成以软的为主,否则总有一天大家知道那些在以软和以内容以用户为主的公司一点点渗透进来。所以我觉得让我们价值得到提升,我说的让我们产品得到提升,在软件,在运营,在体验上要突破。这个不是说以创造新的商业价值为突破,而是以如何满足用户最基础的,他购买这台电视的需求体验,有了这些体验后随后的商业价值才会提升。

  大家可以想想看,其实未来一定是软件服务的。但是硬件是我们从生意的技术创新体验角度。但是硬件是一个变现的载体,这就像苹果一样。所以电视行业未来真正想要挣钱的不是靠着未来互联网运营进入这个行业。不能以上来以商业化为目的。我相信今天做电视的人心里很清楚能在上挣多少钱,因为我也做过,所有的数据也好,游戏也好,包括购物,我曾经一年做了五亿收入,但是这个也不足以弥补在业绩本身所带来的任何的损失。所以我们要学会在硬件上挣钱,但是技术的投入和硬件的溢价点都来自于软件的体验。所以如果不能在这方面得到长足进步就很难。但是咱们说电视行业总有一天会冒出一个公司,这个公司不仅在软件上强,而且在硬件上很强的时候,实际上这个过程就是大家灾难的开始。

  第二,我们为什么非要在一个小锅里,这么多勺子舀东西,因为它是有限的,所以一定要学会突破。我说我们现在要通过我们进入的地盘,应用我们已有的能力,来到我们力所能及的市场获得新的增长点,找到新的机会。所以新的场景是一个。比如说现在看三星做的支起来的,这个我觉得都是突破。今天我们处在这个领域不是客厅,以前我在发布会讲我们是客厅经济,现在讲这是讲假话,我认为做电视的同仁要把我们范围扩大到以前关注还不够的地方,我们关注到家的场景,关注到这个场景会发现我们现在所拥有的很多能力是在客厅那个位置以外,还有可能找到新的突破点。我说有可能是因为大家没有实施都是可能。如果只是在产品上竞争,只是在一亩三分地有限的竞争,其实盈利压力还是很大。另外,找到新的场景,才有可能有新的突破。

  对于我们这家小公司我选择的突破是教育市场,第一,它需要操作系统,第二,它需要大屏幕的硬件,第三,还需要互联网应用。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看到的教育市场跟六七年前我看到的电视市场一模一样。而且研究教育市场会发现教育市场更具有远比电视还巨大的市场。我觉得教育市场我们有能力做,而且是别人很难做的。但是切记,很多人觉得我们用电视这块大屏做教育,我觉得大家可以问问海信一年挣多少钱,就知道这块能挣多少钱。一定要真正意义上打动消费者,要找到消费者愿意付钱的地方。我们实际上拥有的很多能力,包括运营能力,数据能力,教育市场我们绝对是能碾压现在教育市场做硬件的,我们拼一个新的市场就拼弱的,所以这个市场我认为是有可能突破的。所以我觉得基本场景围绕着家庭场景,这个新的突破我觉得是必要的。

  其实最重要的是什么?我这里其实讲的是什么,就是要想突破实际上突破的是我们的思维方式。思维方式刚才我讲,逻辑思考到底我们这帮人是干什么的。如果我们把自己定义成是干电视的,有可能我们就是在客厅里。但是如果今天把我们定义成以家庭场景为场景的一个提供互联网服务的,你就把你的视野打开了。第二个,我们的市场到底作哪儿。就是我们市场要从客厅的市场扩展到其他的市场。第三个,我们到底有什么能力?我觉得今天我看电视行业,我们所拥有的生存能力,创新能力,还有这些市场上的能力都达到了很高的高度,不弱于通信行业,也不弱于更老的PC行业。实际上这些能力除了在电视4800万的基础上找到新的点,其实未来我觉得无论行业上下游大家都希望找到新的突破点,而这个突破点还会焕发出新的增长点。我们在观察,当我们场景从客厅转移到了以家庭为中心的时候,我们在选择我们做什么业务,做什么产品的时候,我们到底什么视角来看的时候,这时候我们不能再以硬件角度来寻找市场,而是要以服务的角度,重新来定义,重新来设计我们自己的产品,定义内容。什么意思呢?就是当为家庭用户提供服务的时候我们首先看家庭这个场景下有什么人,典型的中国家庭:小孩儿、父母、老人。第二,他们需要什么样的互联网服务。我们可以谈出来,他们要看视频,就是在线服务,我们今天在座的都是这个行业,用户要花钱,300还是500块。第二,他还需要日常生活服务,在家里点个外卖,这已经成了一个,买一个什么日用品,上个网,这是生活服务。第三个,实际上是教育服务。就是大家说的为什么VIPKID增长这么迅速,现在的教育机构融资都是几亿美金,在线教育服务增长非常大,而且刚开始它的增长还会增长更长一段时间,这个在家庭环境是消费者在线互联网服务环节。还有什么服务呢?健康。健康的需求是刚需。健康需求在家庭场景也有线下,也有线上的需求。所以这些需求都是我们需要甄别的。像日常的时候生活服务,我们可能做电视的不太容易进,因为手机、Pad和PC大部分满足了,所以这些日常服务可能作为一个补充,就是在合适的场景下的做在线服务,但是它不是主要的。视频服务为什么电视还能存在视频服务,虽然手机,移动Pad,像头条也好,短视频泛滥,但是为什么还有人看电视呢?就是在于大屏幕和小屏幕体验完全不同的,这个体验是无法被小的手机体验的。这个就是在家庭场景下解决小屏幕不能得到的体验,所以这个体验比它们做的更好才行。

  还有就是教育。今天大家知道在家庭场景下给小孩做在线教育用的是什么,百分之八九十用的是Ipad。为什么呢?是因为没有设备可以选择。我最近这半年跟很多教育界校长沟通,没有设备可选,所以自然选择Ipad来作为硬件载体。如果Ipad太贵了,就选择华为Pad,小米Pad,Pad九寸、十寸到头了,如果想让华为给你改变其实也很难。做这件事情谁最强,在座的各位远比手机强。

  我一直在考虑电视做触摸屏,实际上主要太贵了。这个东西我刚才说用触摸屏来替代Pad。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我们思考做什么产品的时候先不要考虑我用什么产品往那个场景塞,而是说家庭典型用户到底有什么样日常的在线的互联网服务需要支持,再看有什么样的设备在支持他,或者没有什么设备,需要做什么设备的时候,我们再做产品的时候会找到新的突破点和新的产品运营思路。所以这个就是我最近,我过去六年在乐视做电视的体会,和最近一年我创办新的公司的时候的体会,不一定是对的,但是我相信会对大家是一个参考和提醒。

  最后,刚才说很多人重金请我,但是我还是不愿意离开这个行业。我想人的一生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是很重要的。我刚才讲了从我进入这个行业我已经喜欢上这个行业了,我希望用我的能力和我们团队的能力为这个行业做一点点探索,做一点点贡献,其实也满足我们自己能够沉浸在这个行业中的一些乐趣,而且跟大家在一起,其实我觉得我就是快乐的。谢谢大家。

您看到此篇文章的
感 受是....


  • 支持

  • 无奈

  • 枪稿

  • 震惊

  • 有用

鸿蒙系统能否“吊打”安卓?只是时间问题!

鸿蒙系统能否“吊打”安卓?只是时间问题!

鸿蒙系统具有较高的安全性,将作为华为迎接全场景...[详细]

优乐娱乐平台u优乐娱乐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