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电头条:

u乐平台

2019-02-01 08:27 来源: 新京报  陆一夫 

  特斯拉公布2018年第四季度财报。财报显示,特斯拉再次实现单季度盈利,但2018年全年仍亏损10.63亿美元。

  在财报电话会议上,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表示,今年年中公司有望推出3.5万美元的标配版Model 3,首席财务官Deepak Ahuja则表示特斯拉仍有大量订单积压,但他并没有透露具体的订单数量。

  华尔街的分析师认为,特斯拉将面临需求增速放缓的挑战。在2018年第四季度,特斯拉的汽车销售量仅环比增长3.3%,这或许意味着美国市场对特斯拉的需求已经接近天花板,特斯拉需要将产品推向全球市场。

  CFO新老交替,特斯拉股价剧烈波动

  在财报出炉前,特斯拉已经提前释放了一系列利空消息,包括裁员计划和第四季度的交付情况,公司股价亦从360美元左右的高位下探至300美元下方,因此在财报出炉后,特斯拉的股价未出现明显跌幅。

  不过在财报电话会议上,马斯克宣布公司首席财务官(CFO)Deepak Ahuja将在数月后退休,特斯拉股价立即出现明显波动,盘后跌幅近5%。

  Deepak Ahuja的退休可能对特斯拉的财务状况造成影响,市场对此感到忧虑。公开资料显示,Deepak Ahuja已经在特斯拉工作近11年,2015年他曾离开特斯拉,当时他是公司里任职时间最长的高管之一。2017年他重返特斯拉,接替时任CFO Jason Wheeler,其后他一直控制特斯拉的资本支出和现金流,并成功令亏损多年的特斯拉连续两季度盈利。

  Deepak Ahuja退休后,特斯拉CFO一职将由财务的副总裁Zach Kirkhorn接替。Zach Kirkhorn在特斯拉已经工作了将近十年,此前是麦肯锡的一名商业分析师。

  在财报电话会议上,Zach Kirkhorn表示:“我参与过公司所有重大项目。我们在2019开年拥有非常稳固的财务基础,拥有充足的资金来启动新项目、研发新技术。”

  两个季度盈利后全年亏损收窄

  财报显示,特斯拉第四季度营收为72.26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32.88亿美元大幅提高,超出分析师的预期;该季度实现净利润2.10亿美元,去年同期净亏损为7.71亿美元。这是继去年第三季度后,特斯拉再度实现季度盈利。

  特斯拉成立至今,一共只有四个季度实现盈利,随着Model 3的大规模交付后,公司的盈利水平得以大幅改善。不过2018年全年,特斯拉净亏损10.63亿美元,较2017年的22.41亿美元大幅收窄。

  具体到各车型的交付情况,第四季度特斯拉交付2.7607万辆Model S和Model X,北美地区交付6.3359万辆Model 3;2018年全年,特斯拉共交付99475辆Model S和Model X,以及145846辆Model 3。

  另一方面,市场普遍担忧的现金流情况好于预期,特斯拉称第四季度持有的现金增加7.18亿美元,这一成绩还是在偿付2.3亿美元可转换债券后取得,公司预计今年第一季度之后,每个季度都将录得正面的现金流。

  至于3月份即将到期的9.2亿美元的可转换债,特斯拉认为公司有足够的现金进行偿付。值得注意的是,如果特斯拉的股价届时能达到360美元,该笔债务将可以转化为股权,但目前公司股价徘徊在300美元左右,距离这一目标仍有一定难度。

  美国投资公司Infusive Asset Management分析师黄炎向记者表示,考虑到车辆销售的环比增长已经放缓,如果不能成功开拓新市场,很难期待特斯拉的经营现金流继续出现大幅提升。“那么特斯拉的现金流将会在未来一年内出现问题,可能会不得不给投资降速,或加速推行新的融资计划。”

  ■ 看点

  Model 3成盈利关键,上海超级工厂初期目标周产3000辆

  在Model S和Model X的需求量放缓后,特斯拉急需寻找新的增长点,包括推出价格更低的Model 3以及新车型Model Y。

  这一任务正是上海超级工厂的任务。特斯拉在财报中披露,预计今年年底上海超级工厂将落成第一条完整的汽车生产线,而且该工厂的单位资本支出将仅为加州弗里蒙特工厂生产Model 3的一半。

  美国投资公司Infusive Asset Management分析师黄炎认为,特斯拉目前仍面临两大挑战:工程上如何进一步降低平均成本,提高交付的能力;财务上如何应对紧张的现金流和巨大的投资需求。

  马斯克在公司内部信和财务电话会议上已经释放信号,特斯拉需要尽快对生产线和供应链进行优化,以更快更多地推出低价版的Model 3。他表示,今年年中公司有望推出这一产品,但需要确保Model 3的毛利率达到25%左右。

  上海超级工厂尽快落成投产成为推动这一目标的关键。马斯克表示,目前特斯拉的车辆进入中国价格很贵,因为中间有高昂的劳动力成本和运输成本,特斯拉也不满足本地的一些优惠政策的要求。

  特斯拉表示,公司目标是2019年第四季度至2020年第二季度期间实现超过50万辆的年化Model 3产出。其中,初步目标是上海超级工厂每周将生产3000辆Model 3。

  按照马斯克的规划,上海超级工厂将为大中华区生产入门款Model 3、Model Y,其他所有Model S和Model X以及高配款Model 3、Model Y仍将由美国工厂负责生产。

  其中,上海超级工厂一期的年产量为25万辆,而且大部分建厂资金将由上海本地银行提供。此前新京报记者已经对此作出报道,上海部分银行已为特斯拉上海工厂提供了低息贷款。

  特斯拉首席技术官Jeffrey B. Straubel在财报电话会议上亦透露,上海超级工厂预计的资本支出为5亿美元,而且公司之前已与中国政府协商,将与一家大银行进行合作,“应该会拿到很好的利率”。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动车市场,我们也没有享受任何的优惠或者是激励措施,如果车辆就在中国本地制造,那我们就能享受这些政策了,接下来几年,价格也会随之降低。我们需要上海工厂实现这些目标,让价格更具优势。”马斯克表示。

  ■ 分析

  特斯拉将面临“需求短缺”?

  在财报发布前,特斯拉在美国总部进行了一系列的大刀阔斧的举措,包括7%的裁员计划和暂停Model S和Model X夜间生产。马斯克表示,做出裁员决定之前,公司已经在采取各种成本削减措施,希望提高利润率和扩大盈利能力。“特斯拉需要在未来几个月裁员的同时,提高Model 3的产量,并在工程制造方面做出许多改进。”

  此前特斯拉方面回应新京报记者称,最近公司宣布不再接受75 kWh电池版本Model S和Model X的订单,以简化生产并提供更多不同型号的Model 3。

  在第四季度财报中,特斯拉透露由于生产流程的简化和生产线效率的提高,公司降低了Model S和Model X的生产时间,过去一年里这两款车型的生产效率提高15%。

  不过,考虑到今年起美国联邦政府的电动车税收优惠政策开始下调,Model S和Model X的需求被提前到2018年下半年,因此特斯拉预计今年第一季度这两款车型的交付数量将同比出现下滑。

  为了应对税收优惠的影响,特斯拉此前不得不宣布Model 3、Model S和Model X在美售价统一降价2000美元,但这可能对特斯拉的毛利率造成影响。原本市场预期,特斯拉将在去年第四季度迎来一波销售高峰,但最终的销量低于分析师目标,如今看来,补贴政策的变动对特斯拉的影响超出预期。去年投行分析师普遍担心特斯拉遭遇供应瓶颈,但现在大家开始担心公司“需求短缺”的问题更严重。

  高盛汽车分析师David Tamberrino指出,Model 3的需求可持续性面临挑战。他认为,特斯拉的股价受益于Model 3产量的增加、被压抑的需求以及联邦税收优惠即将逐步取消等利好,但这种情况预计不会持续下去。

您看到此篇文章的
感 受是....


  • 支持

  • 无奈

  • 枪稿

  • 震惊

  • 有用

官网无法访问 金立已走在破产路上

官网无法访问 金立已走在破产路上

十年前金立绝对是中国手机业的一大巨头,市场份额...[详细]

优乐娱乐平台u优乐娱乐主页